叙事与ACT

Printer-friendly version

近期参加中澳叙事治疗培训,感受良多。

首先觉得叙事治疗的后现代、后结构主义、语境主义的哲学思路还是很清楚,是人类发展至今对自身认识的进步,也是心理治疗的进步。从前现代的皇权、教主等少数掌握所谓真理知识到现代社会重视科学、专家知识,再到后现代强调人文知识是社会建构的。使得治疗师的地位逐步与来访者平等,甚至成为学生。不再是专家、医生的姿态对待来访者,特别是因为心理障碍本身就是社会建构的结果。ACT在这一点上与叙事治疗是一致的。

但是,叙事强调没有一个稳定的我,只有不断变化的身份认同,这一点与ACT似乎不太一致,因为ACT强调有观察的我存在,正如人本主义也强调有真我存在一样。不过,通过学习,觉得叙事的变化的身份认同似乎更接近真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