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huzhuohong's blog

期待2017年的Sevilla聚会

下周一就要到Sevilla参加ACBS大会了,临行前无忧岛的小蜜蜂们为我们做足了准备,我和白晓宇博士将要在开会期间做一系列的直播活动。我们将要采访ACT领域的大咖们,希望他们能够对中国感兴趣,能够来中国传播ACT。

加入ACBS整整十二年,这是一个轮回,从当初对ACT知之甚少,到如今开始熟练运用并把ACT本土化,创造出启承转合的模式,这是实践的力量,行动的力量,ACT的力量。

ACT这一年来会有什么变化呢?我们将会把T字谜带到会场,把中国的模式带到会场,与大家交流。

我们也一定会带回丰富的成果,与国内同行分享。互联网时代,地球已经是一个村庄,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,需要ACT为人类做更多的贡献。

ACT and Buddhology

学习ACT的过程中,越发感到佛学的影子,似乎这是东方与西方,现代与传统,科学与 佛学的对应。初步思考,必有诸多主观臆断,愿与ACT学者、佛学高僧大德及居士交流切磋。

一、佛学的四法印与ACT的基本假设

​四法印,又作四法本末、四忧檀那,佛教四法门为:一切和合事物皆无常(诸行无常); 一切情绪皆苦(诸漏皆苦); 一切事物皆无自性(诸法无我); 涅槃超越概念(涅槃寂静)。

ACT的基本假设:1、一切都在变化,语言和僵化的规则成为问题根源;2、痛苦是常态,痛是机体反应无法消除,苦是言语所致,可以减少,一切情感只是反应结果,只有接纳;2、“我 ”可以 解构为“概念化自我+经验自我+观察自我”,经验自我时刻在变,概念自我变化较慢,只有观察自我才是不变的;4、观察自我是无内容的、无边界的、恒久的,如同涅槃寂静。

二、佛学的六盖​(五毒+我执)和ACT的六边病理模型

​佛学中所说的五毒心是指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五种心,这五种心会使我们造作恶业,就像毒药会妨碍我们修行,故称为五毒。因为有了它们的存在,修行人的本心本觉将会被遮蔽,肯定就不可能明心见性了。

期待着七月份悉尼大会

今年最期待的事情是到悉尼参加第十一届ACBS大会,届时将会见到海斯,还会参加他的工作坊,而且也会见到很多ACT治疗领域的名人,聆听他们的高论。感恩大会给予的支持。

叙事与ACT

近期参加中澳叙事治疗培训,感受良多。

首先觉得叙事治疗的后现代、后结构主义、语境主义的哲学思路还是很清楚,是人类发展至今对自身认识的进步,也是心理治疗的进步。从前现代的皇权、教主等少数掌握所谓真理知识到现代社会重视科学、专家知识,再到后现代强调人文知识是社会建构的。使得治疗师的地位逐步与来访者平等,甚至成为学生。不再是专家、医生的姿态对待来访者,特别是因为心理障碍本身就是社会建构的结果。ACT在这一点上与叙事治疗是一致的。

但是,叙事强调没有一个稳定的我,只有不断变化的身份认同,这一点与ACT似乎不太一致,因为ACT强调有观察的我存在,正如人本主义也强调有真我存在一样。不过,通过学习,觉得叙事的变化的身份认同似乎更接近真相。

在西园寺的ACT讲座录音

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Ir0b5TMi54A/

ACT与佛学

从更广阔的视角来看,接纳与承诺疗法(ACT)属于语境行为科学(contextual behavioral science,CBS)取向,是一个整合基础与应用、理论与实践的集合体[23]。非常值得注意的是,ACT的理论和实践技术中,融合了很多东方文化,特别是佛学、禅宗的概念。

从value 到commitment

今日在所里参加英国马克·海华德(Mark Hayward)学习叙事治疗,他从事家庭治疗30多年,2002年达利奇中心首届国际研究生课程毕业。可以说是叙事疗法创始人“黄埔一期”的王牌力量。他在英国创立叙事疗法研究院(INT)并担任院长。同时担任英国康沃尔(Cornwall)最大的健康服务中心叙事治疗部主任。他讲学的足迹遍布欧洲,并在英国、澳大利亚和美国发表大量学术论文。

今天的收获还是很多,虽然讲的内容不多。主要收获:1、利用resonance来进行人际互动,相互认识,反馈自己与对方哪些内容产生了共鸣。2、通过介绍自己爱好,找到Action后面的intention,以及之后的value,从value探寻Hope or dream,再探索人生规则principle,以及按照规则行事的commitment,最后上升到Meaning 和Identity。这与ACT有很大的重叠部分,特别是从Vlaue到commitment,但是,操作路线很清晰。这值得ACT训练value时使用。

ACT与公共精神卫生或大众心理健康

通过这些年对ACT的学习与实践,感到ACT的基本理念非常符合东方文化和价值观,具有很好的大众实用性和适用性。我们中国文化中一些常见的语言也与ACT很契合,大家在遇到苦恼时经常会谈及“活在当下,别想那么多”其实就是与现实接触,减少认知融合。我们常说“退一步海阔天空”“心宽”不就是以己为境扩大心理空间吗?我们会说“忍一时风平浪静”其实就是接纳,我们说“理想是灯塔”就是价值,我们说“一诺千金”就是重视承诺的作用。当然,中国没有心理学家提出关系框架理论,但我们有儒道佛,道解决身心问题,佛解决自我问题,儒解决个人发展及家庭社会关系问题。如何把这些和ACT整合起来,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方向。如何让大众很好地掌握这些技术,也是值得做的事情。

ACT与叙事疗法、CBT、咨客中心疗法、SFBT、MBCT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?

今天在课题组讨论ACT时,感受到ACT是一个比较综合的整合治疗法,与叙事疗法有相同的语境主义哲学基础,接纳的技术与叙事的外化也重叠,特别是在明确价值、承诺行动部分有很大的重叠,而CBT中也有distancing的技术,这与ACT中认知解离有重叠。接纳部分及以我为境部分与咨客中心疗法有重叠,积极取向、资源取向、解决取向、语言重构等方面与SFBT重叠,在正念方面与MBCT重叠,这使得ACT似乎是一个整合体,虽然他背后的心理学理论是有别于其他任何治疗。

期待能有综述文章来理清这些关系。

ACT ofCHINA(中国ACT)

今天是2012年11月30日,下午课题组会主要讨论了ACT相关话题,从comprehensive distancing 到ACT的发展,以及比较CBT与ACT对焦虑症的治疗效果。还讨论了ACT六边模型与佛学的六盖“贪嗔痴慢疑见”之间的关系。我们课题组成员都对ACT有很高的认同,并且愿意在中国推广ACT,希望不久之后能够在ACBS申请中国分会,更好地传播ACT,造福中国人。

Syndicate content